人类禽兽的那一面 - 恋夜秀场4站大厅,恋夜秀场456,恋夜秀场4站新站,恋夜秀场2 

首页  »  乱伦文学  »  人类禽兽的那一面

人类禽兽的那一面

添加:2018-08-08来源:互联网人气:加载中

人类禽兽的那一面


每个人都是两面性的,人是高级动物,所以说某种意义上讲人都有禽兽的一面。 

2010年五月,初夏某小城市。下午的阳光无情的洒在操场上,可这并不影响高中体育队的学生们尽情的展示他们的风采,一个个人高马大的身材全然看不出只是高中的学生,或许他们也希望能以此吸引心目中某个女生特别的眼光。 

规定的训练结束后,他们照例开始踢球,不知谁一个大脚将球远远的踢出了场外,离球最近的孩子边骂边向球前进的方向追去,可是当他看到球冲进了放学的人群后停住了脚步。踢过来,他向人群喊着,离球最近的一凡看到了球,伸脚试图拦住,可惜脚擦脚而过,远离了人群。傻逼,去把球捡回来,踢球的孩子冲一凡喊着,一凡怯生生的看了对方一眼,赶紧低下头老老实实地跑过去把球踢给对方,还讨好地挤出一个笑脸。可惜对方根本没有领情的意思,而是对地下吐了一口吐沫,带球而去了。 

看到这一幕,同班的男同学不但没有同仇敌忾的意思,反而到有几个人轻蔑地看着一凡满脸的讥笑,一个打扮得入时的女生对身边的女伴说可惜长这么大个子,太熊了。其实一凡比那些练体育的孩子体格一点不差,按说长得也挺精神,特别是高挺的鼻子,有几分美男子的架式,可是穿着一身父辈旧衣服,加上不知道收拾自己,怎么看怎么象一个民工。 

快走吧,一会他看你费劲再揍你。一个瘦小的男孩边拉着一凡,边胆怯的向操场中间偷偷的看了一眼。说话的是一凡唯一的一个朋友张义,在班上也是大家欺负的对象,这也是他们成为朋友的一个重要原因。一凡受欺负是因为从小家里管得严,上学前和大院的孩子打架了,不论有没有理,回家先是被臭骂一顿,后来就养成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家教;而张义受欺负则是因为他说话结结巴巴不算,还总是爱与班上漂亮女生套近呼,加上发育得晚,自然成为了班上男生立威的对象之一。 

两个人其实还有一个共同点,只是与当时成为好友全无关系,一凡的爷爷是部队的离休高干,父母那时都在外地,从小和爷爷奶奶一起在部队大院生活,而张义的父亲是某局的一把,如果在当前的社会也能算是一个红三代一个官二代,可惜在久远的九十年代初,最起码学生们对此是毫无敬畏之心的。此外两人唯一相同之处莫过于成绩全是不上不下的那种,按当时的升学率注定与重点高中无缘那种。 

三年级的五月是紧张可怕的,五点放学七点晚自习,一凡家离学校比较远,于是每天的晚餐在学校附近解决,小摊上的抻面对于他来说就是美味了。三两口吃完了面条,一凡蹬上自行车来到了张义家。张义家就在学校对面的胡同深处,两个边缘的孩子基本是不到点不去学校的,因为他们去早了往往是被人欺负的对象。 

一凡一进张义家小院,张义就一脸神秘外加几分炫耀,东张西望了几眼拉着一凡进了自己的小屋。看过吗?好容易从我表哥那借来的」边说张义边从床垫下摸出一本书递了过来。快看看逼是什么样。张义充满自豪的对一凡说。一凡看了一眼封面《新婚必读》,随着一页一页的翻过,一凡的心跳达到了一个空前的速度,特别是那张女性生殖器的图片,让一凡胯下之物到了一个坚硬的临界点,这是一凡此生第一次对女性生殖器有了清晰明确的认识,虽然以前无数次的幻想过。哈哈,硬了。张义抓向一凡胯下后哈哈的乐了起来。别闹,你都不定硬了几千次了。 

此后一直到初中毕业,一凡在张义家除了认真钻研了《新婚必读》外,还学习了《四海龙女》等当时的性教育读物,就这样在张义的鼎力相助下,一凡完成了性的启蒙教育,在无师自通学会手淫的同时也会幻想与班上几个漂亮女生做些什么,可惜班上的女同学却没人对他有过一丝示好的意思。这一点张义到是与他同病相怜的,区别无非是一凡不敢和女生说话,而张义是拼命和女生套近呼往往以白眼告终。 

这一年的六月十日,中考第三天,一凡走出考场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初中时代结束了,命运的第一个转折点出现了,可是一凡对此却毫无左右之力只能等待命运的安排。为此,一凡的爷爷走了这辈子唯一的一次后门找到了原来的秘书,现在的省教委副主任,求他给一凡安排一所中专。对老首长的请求,副主任拍胸脯做了保证,税校不成就是警校,前提是能达到中专的提档线。一凡也算争气,平时中游的水平,居然发挥严重超常,名列全年级第四十二名,仅仅比提档线多考了二分。爷爷也算是放了心,却没有告诉一凡,只是第一次主动给了一凡零花钱,告诉他尽管去玩,别的不用他担心。 

可怜的一凡,刚刚有了人生第一笔没有明确用途的钱和第二个没有作业的假期,却得知唯一的朋友张义和父母回老家了,无奈之下,唯有去书摊租金庸小说打发时间。 

时间飞快,已经是八月下旬了,一凡的攻读计划一直受书店书籍的流动而影响,金大侠的小说就是好,一部《神雕侠侣》直到这时才出现在一凡的手中。在一凡彻底融入杨过与小龙女的爱情与磨难之时,一凡西安大姑家的表姐孙晴来了。 

一凡是第一次见到这位表姐,孙晴打扮的很时尚一眼就能看出不是他们这个小城市的人,牛仔短裤露出一双雪白的大腿,紧身的T恤把上身的曲线完美的勾画出来,化着得体的淡妆,清纯而不失妩媚,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看到一凡先闪过一丝不屑,不过不等别人发现,很快换成了热情,一凡刚怯怯的叫了声小睛姐就抱住了一凡,小凡这么高了,大男子汉了。一凡被孙晴胸前的丰满一撞心里好似悬在了半空,也不知道是上还是下,一片空白。 

虽然一凡的感觉千万,可是实际上孙晴只是飞快的抱了他一下,然后搂住了爷爷奶奶,甜甜的叫着姥姥姥爷,得体的问候让二老眉开眼笑。爷爷安排一凡陪孙晴游玩周边的景点,自然是爷爷出钱要车。 

在景区的山路上,孙晴自然的让一凡牵着她,握着表姐的小手,一凡感觉无比的细嫩光滑,只希望之山路没有尽头。不过一凡却发现孙晴对他的话题从来没有感过兴趣,偶尔和他说几句话虽然客气,可是那种不屑的感觉还是能淡淡的透出来。 

在回家的路上,孙晴报怨着,为什么不让我们西安申办奥运呢?北京有什么了不起的,哪有我们西安好呢?最讨厌北京人了。你以为奥运是好事吗?我怎么感觉就是劳民伤财呢,咱们国家的基础这么薄弱,要达到条件要负出发达国家百倍的代价,换回一堆超前无用的东西,好比我们这破地方,给你一架飞机你去哪起飞?一凡不由得反驳着。 

你懂什么,小屁孩,奥运咱们是挣钱的,电视传播权啊,门票啊,广告啊还有好多收入呢,还能扩大咱们国家的影响力,我们大学同学都很兴奋盼望咱们能申奥成功呢。笑话如果能挣钱,那非洲那么多穷国,让他们一国办一次不就全富了吗?懒得和你说了,你整一个小反革命,回家让姥爷骂你!孙晴满脸的不屑。 

到家后,孙晴第一时间向爷爷报告了一凡的反动言」,那个时代的大学生没有什么草包,难为孙晴几乎一字不差的将一凡的反动言论复述了一遍。让孙晴意外的是,爷爷不但没有批评一凡,反而有兴趣的问一凡,你说说国家办奥运的动机是什么呢?有如兵马俑,流芳百世。一凡看爷爷没有批评他的意思,大胆的说了出来。 

爷爷好像还挺高兴,不错,家里的书真没白看,不过这些事不是你操心的事,小睛啊,有些东西大家都说好的不一定对,当然了姥爷可没有反对申奥啊。小小的争论到此为止,不过这时孙晴在认真的想着什么,眼睛一直盯着一凡,似乎在一凡身上发现了一些别的东西。 

小小的城市,景点有限,三天的功夫,已经没有可去之处了。第四天上午爷爷问孙晴啥时回去,孙晴笑着说着说大学快开学时再走,要在这多伺候姥姥姥爷,自然说得二老开心不已。 

这一天孙晴一直在爷爷奶奶身边,平时一凡做的事也全部包揽了,不知她哪来的那么多话,说得爷爷奶奶不时的笑,而一凡只是在自己卧室里与杨过同闯江湖。 

在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一凡家的布局,是那种老式的二层小楼,上下各四间,楼上住着爷爷奶奶和保姆,楼下是客厅及父母与一凡卧室,孙晴自然是住在一凡父母的卧室了,楼上下各一个卫生间,楼上的每周五18时至21时干休所供热水可以洗澡。 

这天是周五,一凡倒数第二个洗澡,走出浴室突然发现孙晴直勾勾的看着自己,一凡紧张的检查自己的衣服扣子没有系错,鞋子没有穿乱后,很是莫名。看到一凡这副窘态,孙晴开心的乐了,看着一凡的眼神多了几分温柔。 

一凡回到自己屋里照了半天镜子,再次确定没有什么异常后,仍旧抱着金大侠作品躺在了床上。正当一凡为小龙女身中奇毒而担忧时,孙晴推开门进来了。 

小凡,看什么呢?晴姐,神雕侠侣,你看过吗?小龙女最后死了吗?当然没有啊,要不然杨过自己多可怜啊。一凡松了口气,那太好了。小凡,你们女同学有喜欢你的吗?一凡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嘟囔着说我太丑没有。 

其实你挺精神的,就是平时不会打扮自己,还不搞好个人卫生,嗯是个小脏孩,哈哈,要是好好收拾打扮一下,保证你们班的女同学都愿意和你玩。这时的一凡仿佛受了刺激,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说过他精神,只有人说他傻说他熊,「睛姐,我真的精神吗?傻子孙晴用食指轻轻的捅了下他的额头,姐还能骗你吗?说得一凡不好意思了,不过在心中最有一种强烈的自豪感,「漂亮的姐姐说我精神,看来我确实是精神的。姐,我真不精神,你看我们班毕业照他们几个才精神呢,女同学都愿意和他们说话。这个好像刀螂,这个耳朵再大点可以扇起来飞了,这个还可以,不过你看他头发再长点是不是象个女的。孙晴把一凡班上的几个帅哥扁得一文不值。你们班上的女生还是小孩子呢,就知道喜欢好打扮的坏小子。睛姐,你这么漂亮,喜欢你的男生一定很多吧?这时随着一道电光闪起,一声响雷吓了孙晴一跳,别看小说了,去姐姐屋姐给你算命吧,你这屋里臭死了。一凡红着脸跟在孙晴后面进了父母的卧室。 

雷声最来最密,终于不响了,取而代之的是阵阵凉风与瓢泼大雨,这里的气温比西安还是低了不少,孙晴不禁打了个冷皽,边说着冻死了,边拉开被盖住了腿脚,刚洗完澡的一凡被孙睛传染得也感觉脚凉,却不好意思把脚伸进孙睛的被窝里。 

哇,你一辈子有二十五个媳妇。孙晴边在被窝上翻动着纸牌边惊呼着,「把手拿过来,姐看看你手相。」说着拉过了一凡的左手,麦嘠得,你的感情线怎么这么乱?一凡再次的不好意思起来,忸怩着不知道说些什么,身子紧张得也有些晃动。 

冷了吧,还男子汉呢,把腿伸进来吧。孙晴看出了一凡的尴尬,一凡依言坐到孙晴对面把脚伸了进去,在被子里碰到了孙晴的脚,感觉一片光滑很是舒服。不过一凡没有发现,这时孙晴的脸泳出了一丝红晕。 

姐教你算命……姐教你钩王八……姐脚凉,帮姐捂捂,孙晴把脚伸到一凡的大腿上,一凡感觉到一丝冰凉后,是滑腻,真希望就这么一直捂下去。不一会,孙晴的小脚顺着大腿一直前进,伸进了一凡大裤衩里,一步一步的向里面爬去。 

随着小脚的爬行,一凡感觉好像过了电一样,身体里好像被火燎似的,燥热难当,小弟弟不由自主的硬了起来,对此一凡很是不好意思,感觉亵渎了姐姐,可是又感觉好像抓住了什么,也似乎什么也没抓到,只得装出无事的样子,出牌。孙晴似乎没有发现一凡的异常,小脚在他裤裆里拧着,几瓣脚趾顽皮的动着。 

终于孙晴用两只嫩嫩的脚心夹住了一凡的小弟,一凡感觉小弟先是一阵清凉而后是陷入了光滑之中,两只小嬾脚交替的搓动着,可爱的脚趾还不时的从一凡马眼上划过,这种感觉远远超过了一凡手淫带来的快感,一凡的小弟弟突突的跳动着,终于忍耐不住,随着剧烈的抽动,喷发了。 

姐……一凡不知道说些什么。 

小笨蛋还不去拿纸给姐擦干净了。孙睛的大眼睛里流动着别样的光芒,一凡瞧着不禁呆住了,即使他再傻再笨也知道多少次梦里为之流精跑马的事似乎近在眼前了。 

一凡捧着孙晴的小脚,雪白的皮肤上几道浓浓的精液顺着皮肤的纹路在缓慢的流动着,一凡哆嗦着擦干净了精液。「还有呢,给姐舔干净了」孙晴呢喃着,一凡傻傻的舔着沾过精液的地方,边舔边享受着口舌与双手间的这份细嫩。「傻子,你把姐姐脚弄脏了,罚你用舌头给我洗澡,你舔我全身。一凡顺从的从脚尖起一直舔到了膝盖,顺着他舌头的前进,孙晴的呼吸变得急促了,孙晴把双脚顶住了一凡胸口使劲推开了一凡,把我衣服脱光了,把你的也脱光了。刚洗完澡的孙晴没有戴胸罩,不然我们可怜的一凡真不一定能解得开这未知的事物。 

面对着孙晴的祼体,一凡彻底的傻了呆了,无论是双峰上的一对小红点,还是雪白的两腿间的稀疏的黑毛,就这样真实的近不及尺,看到一凡目瞪口呆的样子,孙晴顽皮轻打了下一凡的小弟,「你真的不会吗?」象梦呓般的声音,在一凡耳边,一根柔软的舌头伸进他耳道里,孙晴象蛇一样缠住一凡。一凡不由得搂紧了孙晴,吻着孙晴的脸,双手轻轻的试图探索女性的身体,他不敢去摸那些敏感的地段,而是在孙晴后背轻轻的抚摸,感觉着孙晴一对坚挺的乳房紧紧顶在胸前的丰满,疲软的小弟弟也重新焕发了英姿,坚硬的顶住了表姐的小腹。 

孙晴也很难受,敏感之处由于一凡的克意回避得不到刺激,反而全身更是酸痒,你看过黄色小说吧,按小说写得那样,……弄我。看出了表弟的青涩,孙晴直接提示了一凡。一凡看表姐无力的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轻轻的抖着,头脑里拼命回忆小说中的情节,颤抖的手终于攀上了表姐的乳房,对于一个孩子,这种感觉是文字无法形容的,一凡象对待最脆弱最稀有的文物一样,轻轻的摸着,捏着,边摸边偷看表姐的反映,当看到表姐随着他的动作呼吸渐变粗重后,才放下心把表姐的乳头小心翼翼的含进口中,象婴儿那样吮吸着。 

嗯……随着孙晴的呢喃声,一凡感觉到口中的小东西变大了变硬了,手中把玩的也同样发生了变化,证实了自己的动作达到了书中描写的效果,试着按书中写得那样低下头去舔表姐的下身。先别进来,亲1亲我下边当他试图分开孙晴双腿时,孙晴轻轻的哼着,表姐的鼓励,书中的描写,加强了一凡的信心。 

孙晴自己分开了双腿,一凡又一次的傻了,女性的生殖器完整真实的在他眼前,这不是书上粗糙的图画,不是书上形似的描写,是一个活生生、粉嘟嘟、鲜嫩嫩、层次分明的桃花源头,一凡用食指轻轻的分开表姐的阴唇,顺着阴部的中线慢慢的向下滑动着,嗯……轻点,快亲我,亲阴蒂孙晴指挥着。一凡趴在表姐双腿之间,向接吻那样吻住孙晴的第二张嘴,不是这样,这样不舒服,用舌头舔,舔我阴蒂,笨蛋,一凡有点紧张了,舌头慌乱的舔着表姐的阴唇。 

笨死了。说着孙晴自己分开了阴唇,把阴蒂暴露在一凡舌下。 

快点舔,别停快,两手摸我乳头,揉啊……别往下,就这样,快快快点嗯……舒服舒服死了,啊,孙晴捂住了自己的嘴,全身剧烈的抽动着,两腿紧紧夹住了一凡的头,一凡眼前一片黑暗,只是机械的用力舔着那个小小的突起。 

闻着淡淡的香皂味和那种特殊的味道。不要了孙晴用力把一凡顶开,看着傻傻的一凡「快插进来啊,傻子」一凡趴在表姐身上,可是虽然小弟弟坚硬似铁,却找不到门口,小笨蛋一只柔软的小手轻轻抓住了一凡的小弟顶着孙晴的阴唇向下滑着,随着孙晴轻轻的一挺,一凡感觉自己的小弟进入了一个神秘空间。 

这是什么感觉?热、痒、还有一种压迫感,「动啊」一凡试着抽动了一下,好舒服,感觉到自己坚硬的部位和表姐柔软湿滑的部位的接触是这样的舒服,一凡又抽动了几下,可是不敢使劲,因为他这会看到表姐的表情很古怪,好像在忍受痛苦。使劲啊,用力笨蛋,一凡听话加快了抽动的频率与力量,嗯……表姐拉着长音从鼻子里哼了出来,随着一凡的动作,这种鼻音好似音乐的拍子一样随着抽动而变化。 

一凡的头脑里一片空白,就是感觉到刺激与舒服,这时他出现了一个古怪的念头,我操过逼了,要是张义知道了得羡慕死他,我操过的女人比班上所有的女生都漂亮,这时一凡感觉到小弟弟在跳动,连动着大腿的筋与肛门都在收缩,一种空前的快感一下子把所有的感观全部淹没。他射精了。 

姐,你刚才高潮了吗?这时的一凡反而冷静下来,小笨蛋,你舔得姐高潮了一次,可惜你抽动得没多一会,刚有点感觉你就射了。你不会怀孕吧?没事的,我才刮完宫时间不长,不会的。刮宫是什么?你别问了。孙晴突然严肃起来。 

看到一凡吓得不敢说话了,孙晴歉意的笑了,你躺下,姐不让你问的事就不要问嘛。一凡点点头听话地躺下了,「闭上眼睛。」说着孙晴骑在了一凡身上,一凡感觉到孙晴的舌头在舔他的嘴唇,然后一路舔到了肚脐,在肚脐打了个转,又翻回来,然后绕着他乳头舔了一圈,这时他感觉自己乳头发痒,真希望表姐能舔一下,可是孙晴的舌头又转到另一侧的乳头附近舔了一圈,一凡感觉到小弟弟似乎又硬了,这时孙晴的舌头终于舔到了他的乳头,一种怪怪的感觉,即痒又舒服,孙晴向他刚才一样吮吸他的乳头。随着孙晴的吮吸,他感觉到自己的小弟弟迫切需要一个小洞洞钻进去,好痒。他伸出手抓住了孙晴的乳头,捏着揉着,孙晴轻轻推开了他,从他身上起来,不许睁开眼睛。孙晴命令着。 

一凡没敢睁眼,感觉到孙晴似乎跪在他肩旁,低下了身子,突然感觉到小弟弟被一个温暖的空间包住了,随着被轻轻的咬了一下,才知道是表姐用嘴含住了。 

一凡的小弟弟被表姐含着,舌头还时不时的向马眼里探着,一种酸涨的感觉从小弟弟向全身扩散着,舔我,一凡感觉到表姐的下体贴在他脸上,不由得伸出了舌头舔着,不许睁眼,好好舔一凡努力的舔着,同时感觉着小弟弟的温暖与酸涨,突然他感觉表姐的下体离开了他的头同时小弟弟从温暖的腔道里被放了出来,正当不解之际,表姐的手扶着他的小弟,坐了下来。 

这时一凡感觉小弟进了另一种腔道,更为温暖更为滑嫩,表姐在他身上扭动着抓我乳头,闭上眼睛,一凡感觉到孙晴在他身上疯狂的上下动着,突然感觉到孙晴下体在抽动收缩,带动着他小弟弟有了一种升天的快感,随后是一阵刺痛,孙晴的指甲抠进了他肩膀的肉里,啊……随着一种释放般的呻吟,表姐停止了动作,仿佛死去了一样紧紧趴在他肩头。你回屋睡觉吧,我不行了孙晴有气无力的对一凡说,一凡虽然下体很难受,可是还是听话的回到了自己房间。 

躺下后,一凡根本没有一丝睡意,小弟弟时不时的顽强的挺立起来,此前的疯狂与刺激甚至让一凡怀疑刚才是不是做了一个梦,就这样回味与迷茫中,一凡似乎睡着了。 

迷糊中,一凡好像走在山间的小道上,还拉着一只嬾嫩的小手,一凡,回头看看我漂亮吗。一凡回头,居然是前桌的林心,男生们公认班上最漂亮的女生。你没有我孙晴姐姐漂亮,一点也不会打扮自己。林心的眼圈红了,但是我喜欢你……说着林心挣出了手,扑进了一凡的怀里,带着一丝清香,吻住了一凡的唇,灵活的舌头探进了一凡的嘴里,轻轻钩住了一凡的舌头,一种别样的感觉,让一凡感觉在飘。 

谁没我漂亮啊?随着压抑着的娇笑,一凡清醒了,睁开眼一看天还是黑的,孙晴不知道什么时候和他并排躺着。不等一凡解释,孙晴紧紧搂住了他。 

姐教你接吻,以后勾引女孩子不会接吻肯定不行,姐怎么预感要有好多女人会被你祸祸了呢……嘻嘻。」边说孙晴边吻一凡,孙晴的吻技很好,一会把灵巧的香舌伸进一凡嘴里挑动,一会把一凡的舌头吸进自己嘴里轻轻的吸吮。一凡紧紧搂住孙晴,他特别喜欢把孙晴的舌头吸进自己嘴里,用自己的舌头轻轻的舔、吸。 

亲我耳朵,然后亲脖子。一凡轻轻的含住了孙晴的耳垂,回想着孙晴把舌头伸进耳朵时自己麻痒的感觉,试着把舌尖探入了孙晴的耳道,这时他感觉孙晴的身体在轻轻的颤抖,搂他搂得更紧了。只要女人让你亲就是想和你上床了,只要被你亲了耳朵,肯定就会很难受的,这时你要顺着耳朵一路亲下去。一凡是个聪明的孩子,从孙晴的耳朵一直吻到胸前,还顽皮的躲过了孙晴的乳头,这时的孙晴眼中一片迷离,嘴里只是轻轻的嗯嗯着,坏小子,亲亲我的乳头啊,痒……姐姐那痒。一凡没有服从孙晴的指挥,而是继续在乳头边上用舌尖画圈,孙晴痒得身体轻轻的扭动,一凡猛的把孙晴的乳头吸入了嘴里,用舌尖用力的刮,用唇裹住使劲的挤,还突发奇想的用牙轻轻的咬,他能感受到孙晴的身体在从扭动变成了轻轻的抽动。一凡的手慢慢地顺着孙晴的后背滑向两腿中间,只摸得一手的湿滑。坏弟弟,时间不多了,一会姥爷该醒了,快进来。一凡把孙晴压在身上,这次没有用孙晴引路,直接滑进了孙晴的阴道,别动那么快,九浅一深,你应该知道吧?一凡不由得回想起《四海龙女》中好像男主人公只要一九浅一深女人就俗仙欲死的描写。一凡的小弟在表姐的洞口轻轻的磨了九下,随着他的磨动,孙晴配合的嗯嗯着,当一凡用力顶进深的十下时,孙晴不由得抠住了一凡的后背。 

嗯……嗯……嗷伴随着孙晴的呻吟,一凡做了十多组九浅一深的标准动作。孙晴压抑的呻吟,享受的表情,结合一凡小弟那种充实温暖和紧裹的快感,一凡体会到了什么是欲仙欲死,还有一种莫名的成就感。 

快快,嗯……我要……到了……要高潮了。怕一凡听不懂,孙晴直白的提示着,一凡象开足马力的打桩机,用最快的速度抽送着,每一次抽送,孙晴都压抑着发出「嗷嗷」的叫床声。孙晴的下体流出了好多的体液,以至于每一次抽送,都能发出轻轻的啪啪声。 

孙晴的指甲抠入了一凡的皮肤,而一凡却毫无感觉,只是感觉到孙晴的洞穴有节奏的收缩,紧紧抓住他的小弟,小北处于一种临界的状态,头脑越发的空白,似乎全世界此时只存在这样一个美妙的洞穴,终于随着孙晴阴道的痉挛,一凡也达到了临界的顶点,感觉全身的水份全集中在小弟上,象高压水枪一样,把精液打入了孙晴的洞穴深处。 

这时的孙晴满面的红晕,鼻尖是细密的汗滴,粉红色的乳头傲然的挺立着,而两腿中间随着呼吸乳白色的精液在阴道口欲流又止,阴唇边上的阴毛完全被自己的体液浸湿了,贴在阴唇上,更显得淫靡。 

看着看着,一凡的小弟又坚硬了,孙晴微闭着的眼睛里也闪动着欲望的光芒。这时楼板有了动静,两人的眼光同时清明了,孙晴飞快的亲了一凡一下,跑回了自己房间。 

在之后的几天夜里对于一凡而言就是性爱的天堂,也是学习的殿堂,孙晴不但教会了他如何折磨女人,更教会了他如何不被人欺负,最关键的一句话就是打人要狠,放心有姥爷在,只要你不把人打残了,你不会有什么事。这关键的一句话,是一凡人生第一次知道了爷爷的力量,也从此影响了一凡。 

快乐的时光还是太短暂了,不等孙晴开学,一凡的父母已经回来了,他们这次有一个重要的使命,送一凡去省会的警校报道。要知道可怜的一凡,直到父母回来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甚至做了最坏的打算,可能会去本市的技校。 

【完】